高端存储亟待国产化

2014/5/7 8:39:14【作者】佚名
“90%以上的存储市场都是由国外品牌所占据。我们如果想生存,替代国外品牌是必须的。”杭州宏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杉科技)总裁李治表示,“这种替代并不是由政府的政策驱动的。要实现这种替代,我们只能依靠自主创新,以高性价的产品来赢得客户。客户之所以选择我们,不会只因为我们是国产品牌,而是因为我们能够针对中国用户的需求提供更安全可靠、高性价比的产品。”
 
自主创新是根本
 
在近日举行的宏杉科技高端存储技术与解决方案方案展示会上,宏杉科技的MS7000高端存储让人眼前一亮。MS7000采用的双矩阵多控存储架构、新升级的CRAID 2.0技术等让人们看到了宏杉科技在高端存储技术领域的新突破。
 
在过去几年中,中国用户对IT产品自主、可控的呼声日益高涨。包括宏杉科技在内的一些中国本土存储厂商也有意识地加强了对高端存储技术的攻关,希望在长期由国外厂商把持的高端存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高端存储不能仅从技术架构的角度理解,而应从应用需求的角度来把握。”李治表示,“传统的采用高端存储的应用包括电信的BOSS系统、金融的营账系统,还有社保、税务、海关等用户的实时核心数据库等。这些核心应用一方面要求存储具有高可靠性,另一方面要求存储具有高性能。我们是国内少有的可以为核心数据库应用提供存储解决方案的厂商。”宏杉科技的高端存储实现差异化依靠的是技术优势,特别是一些创新技术的应用,包括双矩阵技术、CRAID2.0等。
 
宏杉科技的目标是成为中国存储厂商的领头人,而如果没有高端存储作为后盾,那么实现这一目标就是一句空话。“高端产品是一个公司品牌实力、技术能力的体现。”李治告诉记者,“以前,中国用户使用的高端存储基本都是国外品牌的,最重要的数据都保存在上面。出于信息安全和降低系统维护费用的考虑,很多中国用户都希望能使用国产的高端存储。虽然高端存储的市场份额只有整个存储市场的20%左右,但对于中国存储厂商来说却是一个必须攻克的战略性市场。”
 
除了高端存储以外,宏杉科技也拥有全系列的中低端存储,而且宏杉科技有意识地将高端存储技术下移到中端存储上,比如其MS3000、MS5000系列产品也是四控制器的。这样一来,那些需要高性能、高可靠性而预算又有限的中国用户也可以享受到高端存储带来的价值。“高端技术通用化是大势所趋。云计算的发展牵引着高端技术通用化的发展。”李治表示,“所有核心的存储技术,包括硬件、软件都由我们自己掌握,所有的代码也是我们的自己写的。因此,我们可以根据市场、客户、自身业务发展和产业发展的需求,将这些高端技术适时地下移到中端产品上。”
 
当前,宏杉科技的主要客户还集中在政府、教育等少数行业。“很多企业都在测试宏杉科技的产品。当通过测试真正体会到宏杉科技产品的高性价比时,行业突破的时机就到了。”李治透露说,“许多金融客户正在测试我们的产品,相信不久后就会有大量实际采购需求。”

软件定义是伪命题
 
“软件定义存储是一个伪命题。”李治说 “存储一直都是由软件定义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所谓硬件定义这一说法。很多存储厂商都称自己是软件厂商。宏杉科技拥有一支300多人的研发团队,其中270人都是从事软件开发的。存储都是以通用的硬件平台为核心,并用软件定义具体功能的。”
 
过去,由于存储特别是高端存储是被少数几个厂商所垄断的,存储本身就像一个“黑盒子”,很多用户看不明白里面的技术,感觉很神秘。软件定义存储这个名词的出现似乎让存储这个黑盒子的透明度增加了,渐渐消除了存储的神秘感。
 
“对于我们来说,软件定义的存储与传统的基于存储控制器的架构并没有差别。我们采用的存储控制器其实也是x86架构,比如我们的双控就是两台x86控制器,中间通过PCIe 3.0实现了实时镜像而已。”李治解释说,“所谓软件定义的存储,其节点采用了通用服务器,而我们的存储设备单节点采用的依旧是专业的存储控制器,可靠性高,更适合企业级应用。现在,许多互联网公司采用的所谓软件定义的存储只适合于B2C业务,而不适合B2B和企业级应用。”
 
近两年,闪存成了存储市场上最热的话题,许多国外厂商甚至纷纷推出全闪存的存储阵列。“难道硬盘就不能使用了吗?”李治自问自答,“其实全闪存阵列是一个‘小众’市场。据统计,北美地区一年的全闪存阵列出货量约1000台,而中国一年的出货量不足50台。在国外,全闪存阵列主要用于非线性编辑和缓存加速等少数应用领域。”
 
其实,闪存本身并不是一项新技术,而与闪存应用密切相关的软件技术——分级存储技术也已经应用多年。“这两项技术都已经十分成熟。用户不必对闪存的应用大惊小怪,或者刻意放大其功用。”李治表示,“数据还是有冷热之分,闪存、硬盘可以混合使用,而不一定非要用全闪存阵列。宏杉科技的MS7000就可以提供这样一种混合式的架构。从某种角度说,全闪存阵列也是一个伪命题。闪存的门槛其实并不高,很多厂商通过努力都可以做到。”

在过去这么多年中,许多中国用户已经习惯了购买和使用国外的产品,而从来没有想过国外的产品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可以用其他技术手段实现相同的结果。还是以闪存为例,国外的全闪存阵列平均1TB容量的价格是一万美元,而我们用同样容量的内存可以实现超过闪存的性能,而且成本还低于闪存。我们的MS7000的内存就达到6TB。”李治解释说。
 
“虽然软件定义存储这一名词会让人产生误解,但是软件定义存储代表的存储的横向扩展是存储未来的发展方向。开放的存储,与云计算、大数据相结合,将催生出许多新技术和新应用。我们的存储产品中应用的双活技术、多控制器架构等,不仅可以实现高性能,而且可以实现灵活的横向扩展。”谈到存储未来的发展,李治表示,“我们将重点关注40Gb/100Gb以太网技术和RDMA技术等。我们的定位是做好存储基础架构,不断完善支持存储的软件体系,而不会涉足应用软件领域,这样才能为合作伙伴留出更大的发展空间。”
 
与国外品牌正面竞争
 
在过去一年中,中国存储厂商的发展明显加速。不过,很多中国存储厂商在年收入达到两亿元后通常会停滞不前。宏杉科技前年的收入已达1亿元,去年增加到两亿元,而今年预计可达4亿元。“国内同行能达到两亿元收入水平的不少,可是能在两年内达到这一水平的屈指可数,宏杉科技就是其中之一。”李治表示,“我们的成功就来自于自主创新。中国的存储市场有200亿元,我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李治有这种自信是因为宏杉科技的产品在大量用户实际测试中都获得了高分和用户的好评,并且屡次战胜国外品牌。“在许多用户的测试中,我们的产品常常让用户感到吃惊。我们的产品性能经常比同档次的国外产品高2-3倍。”李治表示,“仅仅依靠国家扶持,企业不会获得持续发展。存储国产化的本质是厂商能够按照中国用户的需求进行自主创新,并在性价比上全面越过国外产品,这才是中国存储厂商的出路所在。我们不是要做存储的某一个细分市场,或作一些特殊的国外厂商没有的产品。我们要做主流的产品,并与国外厂商正面竞争。”
【打印】
查看完整文章 | 频道首页 | 网站首页
女人看的番号封面